为什么 Linux 在桌面会失败? - 知乎

为什么 Linux 在桌面会失败? - 知乎.


赞同了 @Bill Cheng 先生的回答,不过感觉 @Bill Cheng 先生没有捅破一层窗户纸,就是:Linux 的社区群体、「圈子」与 OS X,Windows 的用户群体有很大差别,「文化」也有很大的不同。一切的原因的根源就是在于这些「文化」、理念上。

Linux 与 OS X, Windows 生态圈最大的差异,就是在于 Linux 的用户和开发者基本重合,即很多用户既是 Linux 的使用者又是 Linux 的开发者,因此,上文里用了「社区群体」,区分与 OS X 的「用户群体」。Linux 社区群体里的开发者开发的软件心态基本是这样的:「我开发了一个软件,自己感觉还不错,大家也用一下吧。虽然还是有一些小 bug,缺少一些 feature,界面也比较粗糙,大家在用的时候顺便也帮忙完善一下」、「嗯,这个软件看起来不错,我来帮忙修一下 bug 优化一下性能吧」,和「我觉得我做的菜不错,邻居们都过来尝尝吧,欢迎再给点意见」差不多。Linux 的开发者大多开发软件都不是出于 make a living 的目的,而只是想做一个自己喜欢社区也喜欢的一个东西出来,因此,Linux 的开发者会以自己与社区的需求为先,做的差不多就发,虽然可能还带着很多 bug 什么的。一些用户体验、界面上的不足就被排在较低的优先级了。这个也造成了几乎所有 Linux 发行版对大众用户不够友好的缘故,例如配置一些东西时不时就要进终端输入命令,Gnome/KDE 的界面虽然看着说的过去但总是感觉有些别扭,等等。注意在这里并没有提到「用户体验」这个词,因为绝大多数 Linux 发行版本身就不是为大众用户制作的。这也许就是在 Linux 里,X-Window 这样的视窗管理器不仅低效且不稳定的缘故吧,因为开发者 don't care.

Linux 社区文化的另一点就是,推崇自由软件、开源协议。这带来的另一面就是明里暗里地歧视私有软件、商业软件。比如,大部分的 Linux 发行版都不带有 MP3 文件的解码器,因为 MP3 的技术不属于公有领域。这样,给了大众使用者许许多多的门槛。如果不信,试试您不给指导,让您的女朋友或父母从一个刚刚全新安装的 Linux 发行版里听 MP3,看看花多长时间能解决。推崇自由软件、开源协议还带来一点就是 Linux 用户大多不愿为商业软件消费,而是更喜欢自己动手,自给自足。反过来商业软件开发商也就不愿意为 Linux 开发软件了,反正开发出来了也没多少人买。以前在 Unity 游戏引擎官方论坛的 Wish List 板块,很多人呼吁开发 Linux 版的 Unity 开发套装,但被 Unity 的高层拒绝了,原因就是说 Linux 用户消费意愿不足,不值得冒风险去投入。这样,像 Linux 版 Maya 这样的商业软件在 Linux 世界真的可谓凤毛麟角,而且 Maya 也应该不是为「散兵游勇」Linux 用户开发的,更可能是为大企业开发的,装在渲染农场里的那些 Linux 渲染服务器上。因此,大众用户「误打误撞」来到 Linux 世界后,往往会因为找不到适合自己的软件而发愁。特别特别是游戏。我们回顾一下各种操作系统的历史可以看到,所有成功的操作系统一个共同特点就是有大量优质的游戏,如 Apple II、DOS、Windows、iOS。然而 Linux 的大型游戏也就是 id Software 的那些,别的倒是也有,不过看看别的 Linux 游戏,如 Nexuiz,除了 Linux 用户以外还有谁玩?没有大量优质的游戏,Linux 注定无法在大众领域走进去太深。

还有,人会生病的,电脑也会出问题的。像 OS X、Windows 系统出问题了,还都是比较好解决的。如果是 OS X 的用户,可以用 Time Machine 恢复一下,或者进恢复系统重新下载 OS X,实在自己解决不了就预约 Genius Bar. Windows 系统出问题,找高手帮个忙、自己重装系统、拿去修电脑那里也能把问题解决掉。但是用 Linux 出问题找谁?周围别人都没人用过甚至听说过 Linux,拿到中关村那帮修电脑的小工也不会修(要是会的话还会去修电脑?),只能靠自己。Linux 的社区文化崇尚自己解决问题,如果贸然去问一些很常见的、Google 一下就知道答案的问题,很容易遭人白眼的。因此,大众用户即使忍受住系统本身恼人的体验以及找到了常用的软件后,如果系统出问题了,那么大多数也就此打住了。

说到这里,并不是想说明 Linux 有多么不堪。我自己也是从高一开始并行用 Linux 和 Windows 的,高三结束换到 OS X 至今,最近折腾虚拟主机又重新学习了点 Linux。聚集一些喜欢折腾的人,大家一起开发一个自己喜欢的操作系统,在这个系统上自己开发自己喜欢、社区也喜欢的软件有什么错呢?何况 Linux 有些地方做的还很不错,比如用户可以从软件仓库方便又安全地下载软件。并且,开源软件并不一定意味着不好用,比如同样是 3D 建模软件,开源的 Blender 就要比私有、商业的 Autodesk 3Ds Max, Maya 要好用的多。同样,用 OS X 的,Windows 的,给这两个平台开发商业软件的也没错,大家总要 make a living 哪,也要上个网、玩玩游戏什么的。错就错在贸然闯入另一边的社群说一些不好听的话。比如您要是发明了一个新的菜,自己吃了后不错,邀请邻居们尝尝,总不希望有人当面说:「这菜真是狗屎!跟大华酒店做的根本没法比」吧?同样,如果您正在大华酒店吃饭,吃得正来劲时突然有人凑过来说,大华酒店做的太烂了,而且还放地沟油,去我家尝尝我做的吧。虽然是好心,但您也不会太乐意吧。人活在世上,随时都要提醒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,不要总是试图给别人灌输观点,您说是吧。

发乙己

高三写的旧文一篇(注)

学校附近的福乐天网吧,是和别处差不多的,都是上楼后一个大柜台,柜台左边是一个冰箱,里面放着矿泉水。柜台后边是一个货架,上面对着方便面,饼干什么的。如果客人花五块钱,他就可以买到一碗泡好的方便面。倘若多花一块五,便可额外得到一瓶水和一个卤蛋。但这里的顾客,多是校服帮,大抵不会把两三天的大好时光扔在这里。只有社会上的小混混和其他一些不务正业的人,才会踱进旁边的包厢里,不时要几碗方便面和红塔山,呆上一天或更长时间。

我十五岁时只考上了大兴二职,老爸认为在那里纯属浪费时间,不如早点接触社会。便把我托给了一个熟人开的网吧。网吧的赵老板说,太憨,怕对付不了那些社会上的人,就干点技术活吧。我就当了刘网管的跟班。包厢外面的中学生,虽然很容易说话,但挑事儿的也不少。我便成天坐在刘网管机子旁边,给客人开机子调Mic什么的。虽然没有什么失职,但总觉有些单调,有些无聊。老板是一副凶面孔,客人也没好声气,叫人活泼不得。只有发哥到店,才可以笑几声,所以至今仍然记得。

发哥是经常泡在网吧而穿校服的唯一的人。他大方脑袋,豆芽菜样,戴着眼镜。他长相酷似《上海滩》海报上的周润发,于是别人给他起了一个外号,叫发哥。后来因为“发哥”的发音酷似英语脏话中的 "Fuck",大家也叫他 "Fugh"。发哥一进网吧,所有人都看着他笑。有的叫道:「发哥,你丫号是不是又被人给洗了!」他不回答,对柜里说:「网管,开台机子,给两包『3+2』饼干!」,一边排出十张一块钱。他们又故意高声嚷道:「你丫一定又他吗在游戏中开挂了!」发哥便睁大眼睛说:「你怎么这样污人清白......」「清白?放屁!我前天亲耳听到跟你在新开心网吧一块儿 PK 的那人骂『哪个 SB 这么不要脸开挂了!』」发哥便涨红了脸,争辩道:"使用辅助器......初学者用辅助程序,能算作弊吗?」接着又是一堆估计他自己也听不懂的话,什么"Cheater","数据包嗅探"......众人都哄笑起来,网吧内外充满快活的空气。

发哥吃了半包饼干,涨红的脸渐渐复了原。旁人便问:「发哥,你丫真上过高中吗?」发哥看着问他的人,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。他们便接着说道:「那他妈你怎么会考有一半科目要补考呢?」「对呀,听那天跟我PK的那人说,你丫学理科的生物居然没过......」发哥立刻显出颓唐不安的模样,脸上笼上一层灰色。在这时候,众人也都哄笑起来,网吧内外充满快活的空气。

有一回,发哥对我说道:「你读过书吗?」我略略点一点头。他说:「读过,我便考你一下。魑魅魍魉的『魑』字,怎样写的?」我暗想我从来也用不上这几个字,不就是他妈你小号的名字吗?跟我有屁关系。又好笑,又不耐烦,懒懒地答道:「谁要你教,不就是一个鬼一个离吗?」发哥显出极高兴的样子,点头说:「对呀对呀!......『魑魅魍魉』这四个字,你都会写么?」我愈不耐烦了,转过头去。发哥便叹口气,显出极惋惜的样子。

有一天,大约是十一长假的某天,李柜台忽然对刘网管说:「发哥好久没来了,还欠两桶方便面的钱呢!」我也觉得他的确好久没来了。一个正在打 CS 的人的人说道:「他怎么会来,丫号被腾讯封了。」李柜台说:「哦」「他总仍旧开挂。这一回,是自己发昏,竟在游戏用大喇叭喊外挂的下载链接。」「后来怎么样呢?」「怎么样?他的 QQ 被腾讯封了,直到 2049 年才能解封」「发哥不是还有一个小号吗?」「他用淘宝买挂,对方管他要 QQ 号和密码,他丫 SB 的连密保卡都告诉人家了。结果没多天,他就再也上不了那个号了」「号被盗后怎么样呢?」「怎样?......谁晓得?许是不玩了。」李柜台也不再问,仍然慢慢的算他的账。

中秋过后,秋风是一天凉比一天。看着将近初冬,我整天靠着暖气,也需穿上羽绒服了。一天的下半天,没有一个顾客,我正趴桌睡着。忽然间听到一个声音:「开台机子」。这声音虽然极低,却很耳熟。看时又全没有人。站起来向外一望,那发哥便在柜台下蹲着。见了我,又说道「开台机子」。刘网管也伸出头去,一面说:「发哥,你可还欠十块钱呢」发哥很颓唐的仰面答道,「这......下回还清吧。这回是现钱,开台液晶的行么?」刘网管仍然同平时一样,笑着对他说:「发哥,你又开挂了」。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,单说了一句「不要取笑!」「取笑?要是不是开挂,怎么会被封号?」发哥低声说道:「自己......自己注销的」。他的眼色,很像恳求网管,不要在提。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,便和网管都笑了。我开好机子,示意他过去。他从校服口袋里摸出两块钱,放我手里。发哥上了一小时后,便在旁人的说笑声中,慢慢离去了。

自此以后,又长久没看见发哥。到了年关,赵老板看着账目明细表说:「发哥还欠十块钱呢!」到了第二年的五一,又说「发哥还欠十块钱呢!」。到了十一可是没有说,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他。

我现在终于没有见 ── 大概发哥的确不玩了。

2013 年七月 17 日

又一次梦到她了,梦境如此真实。醒来后怅然若失,想哭。

在 Kindle 上读完了奥地利作家茨威格的一本小说集。虽然里面的很多短篇、中篇都读过,比如《灼人的秘密》、《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》,不过仍然被茨威格细致入微的心理描写所折服。

经过一阵子折腾,把梯子架好了,从此以后终于可以常年连 VPN 而不用担心流量了。看了一下午 YouTube,非常流畅。另外 YouTube 的很多广告居然比原视频还好看。

晚上去川办大吃了一次,另外今天似乎胃胀气好一些了,可能是由于这几天一直锻炼吧。希望是一个好兆头。

明天要去 360 参加个比赛,今天早些休息吧。

完。

新网站做好了

嗯,您现在看到的就是我刚刚做好的个人网站啦。

以前,在很多地方写过东西,如 QQ 空间、人人网、tumblr 等网站。不过,在这些网站里面写东西时,总是找不到「在自己家里」的感觉。

「在自己家里」是什么感觉?在自己的家里,进了屋、锁上门后,就是自己的一个小世界。在这个小世界里,我们可以随便按自己的喜好添置、移动家具,邀请朋友来做客、自言自语而不怕被世界上其他任何人听到,甚至如果我们愿意,我们还可以在墙上乱涂乱画。这些在我们自己家里,都是没问题的。最重要的是,在自己的家里,我们会感觉到这个小世界的一切,如家具、墙壁、挂画等等,都是属于我们自己的。

作为一个未来的互联网从业者,我个人也需要一个网站来记录、分享自己的一些想法。同时,我又是一个比较喜欢折腾的人,尤其是喜欢折腾技术方面的东西。因此,我做了这个全新的个人网站。

对,这个就是一个个人网站,不是 QQ 空间,不是人人日志集,也不是 tumblr。这里的一切,都是属于自己的。服务器空间是自己的,服务器的超级管理员权限是自己的,这个网站的数据库也是自己的。所有这一切,都让我找到了一种「在自己家里」的感觉。

简单说一下这个网站的架构。这个网站使用了 Linode 提供的虚拟主机,操作系统是 Ubuntu Server Linux  13.04 64 bit;使用了 Apache  作为服务器软件;MySQL 作为数据库;以及 PHP 运行环境。在 Linux / Apache / MySQL / PHP 之上就是大名鼎鼎的 WordPress 博客系统了。稍后,我会写一篇文章来详细科普一下这个网站所用的技术。

在写这篇文章时,这个网站刚刚搭建完毕,因此很多工作还没有来得及落实。所以,在近期,网站的视觉风格可能会有一些变动(现在还用的是 WordPress 默认的模板);网站的一些模块也可能会添加、删除;网站的整体结构也会跟着做一些变动,如增添、删除页面等。

如果您也有自己的网站或博客,欢迎把您网站、博客的链接发给我,我会加入到网站的「友情链接」里。另外,我有一个 tumblr 博客,也零零碎碎写过一些东西,欢迎来转转:http://www.akirazhang.com 最后,希望您以后在这里玩的愉快,希望我写的东西对您有帮助。XD

插播广告:如果您想租用 Linode 虚拟主机,希望您使用这个链接购买:

> > >

>

>

>

> http://www.linode.com/?r=f52ee8b2231386e5da1ada3a074b757296bdb5b0 >

您如果使用这个链接购买,对您不会有任何损失;对我,Linode 可以返我 20 美元的 credit,即一个月的租金。好人一生平安。